.02.05

什么是紐博格林

永無止境的汽車制造挑戰

為什么TOYOTA GAZOO Racing不斷挑戰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?
為什么必須是24小時耐力賽?
那是因為只有在專業賽道這樣的極限環境下才能實現汽車制造。
日本汽車工業的黎明時期,汽車制造主要以“嘗試&失誤”的形式積累相關技術和經驗,對獲得的技術進行實證的手段就是賽車。

賽車雖然是以“速度”和“耐力性”分高下的單純競賽,但其背后卻潛藏著賽車奪冠=被世間認定為好車=直接影響其市場銷量的內在關聯性。
在豐田汽車創始人豐田喜一郎先生的絕筆“賽車和國際汽車工業”中有這樣一段記錄。
“對于即將在汽車制造領域有所成就的日本汽車制造業來說,為了確保耐力和性能測試,在專業賽道上充分發揮汽車性能,在互相爭奪優劣的過程中不斷改善和進步,同時引起車迷們的興趣。不僅僅是滿足于個人愛好的競賽,而是對整個日本汽車制造業的發展所必不可少的要素?!?br/> 在賽車的世界中,往往會發生正常行駛中不可能發生的各種故障和問題,在不斷解決這些難題的過程中,汽車水平會大幅提高。
當時,各日本主要汽車廠商均持有同樣的想法并積極參與賽車運動,充分展示了各自實力。
但不知不覺中,賽車運動被賦予了濃厚的“宣傳場所”的性質,在頂層分類中,賽車和量產車甚至被稱為是完全不同的東西。

在那種形勢下,以自稱MORIZO的豐田章男和已故的首席賽車手成瀨弘先生為首,在2007年創立了“GAZOO Racing”。
歸根到底是通過賽車鍛煉人和車,由此關聯到制造更好的汽車上,也就是要回歸至賽車的“原點”。
成瀨先生向來堅持“賽道是傳承技術,培養人才的最佳舞臺。重要的不是拿語言或數據討論如何制造汽車,而是要面對眼前的實物,用手去觸摸,用雙眼去探索”,為了實踐,向被稱為世界頂級草坪賽道的“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”發起了挑戰。

如今的汽車產業,其相關技術和經驗均以數據形式予以積累,
在僅憑這些數據就有可能開發出汽車的時代,
有些人或許認為這項挑戰是低效率的,是富有懷舊情結的。
但無論技術多么進步,技術的應用或取締,
均掌握在造車“人”的手中,所以培養人才是有必要的。

作為自2007年以來挑戰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的首席機械師兼賽車手,平時擔任量產車測試車手的豐田汽車員工平田泰男先生表示:“在紐博格林賽道上獲得的經驗所得遠比技術成果多得多。實際上,數據或測試賽道上經常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像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那樣的極限狀態下就更不用說了。通過這些‘經驗’,可以發現‘好車應具備什么條件’的答案或標準,結果還能實現汽車自身的鍛煉?!?

眾所周知,紐博格林賽道因“全世界最嚴酷的測試賽道”而著稱,但事實上更重要的是“24小時持續行駛”。
比起一炮打響,更重要的是駕駛員能否舒適、輕松且快速地跑完全程,實現該目標需要賽車嚴格按照駕駛員的操控指示運行,也就是要”隨心行駛”。
“隨心行駛”是指“不做違背原意的行動,駕駛員和汽車融為一體,實現流暢且巧妙的協作”,與此相比,日常使用的汽車,無論它是什么汽車,它只會正常行駛,所以難免有些人不太理解“隨心行駛”的境界。就拿我們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智能手機為例,當你按某一個按鈕時,手機對你的操作反應過快或過慢會怎么樣呢?想必會被認為是不好用的智能手機。
但畢竟手機對你的操作實施了反應,所以從功能角度并不算是故障。相反,對用戶操作給予一致反應的智能手機更沒有違和感,更讓人覺得它好用。
汽車的關鍵也是在是否實現“一致”的反應上。只要對比好車和壞車,其差距就會顯而易見。凡是能隨心所欲進行操控的汽車,都會讓人對其快速反應嘆為觀止,仿佛自己的“駕駛技能大幅提高”,這些絕不是的錯覺。像賽車現場那樣需要高度集中精神的極限狀態下,隨心行駛顯得更為重要。
今年的賽車手領隊土屋武士先生還具有工程師的身份。
他表示:“真正的好車不挑場所,這一點對賽車和量產車都是一樣的。
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量產車參賽將直接關系到未來車型的走向。
紐博格林不僅是鍛煉汽車的舞臺,也是鍛煉人的最佳場所。
由于駕駛員通常會拼命踩著油門,
所以首先會讓人深刻體驗到汽車安全駕駛是最重要的因素。
紐博格林是磨練知性和感性的場所。只要人得到了充分鍛煉,那么,反過來會制造出更好的汽車。
只要你的根據是正確的,其最終答案是顯而易見的?!?

在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,如果你只追求成績的話,必須選像FIA-GT3那樣的量產型賽車去參賽。反其道而行之,選用量產車型為基礎的車輛參賽的主要目的在于以量產車型為基礎,從零開始制造,掌握基本車型的優點和待改進的地方,在制造即便在極限環境下也能安心行駛的汽車過程中,親身體驗什么才是好車。
例如“86 GRMN”,正是通過在2014年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中奪冠的86,親身體驗可連續24小時“高速”、“安心”行駛,從而解密何為快車的“輕松駕駛”和“舒適”,遵循原理原則不斷鍛煉汽車性能。其部分技術和經驗、車身剛性、行駛特點等均被86 KOUKI系列傳承,繼承了86 KOUKI加上86GRMN系列特有產品特性的GR 86以及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中培育出來的賽車基因被量產車型所繼承。
也就是說,TOYOTA GAZOO Racing向紐博格林24小時耐力賽的挑戰,雖身臨賽道現場,但并不是為了沉迷于賽車,而是不斷挑戰制造更好的汽車的理想舞臺。
最准平特三连肖三中三